呆呆的夏忧

旧ID:呆呆的CKJ

春秋梦夏,凭海听风(3.变故)

  太子同邵苏西的婚事很快定下。黄宇航被父亲锁在家里,勒令不许去找邵苏西。
  但是丁程鑫几次派人送来了请帖,请他一道去喝酒品茶,皆被黄宇航驳了回去。丁程鑫并不气馁,一而再再而三的派人来请。黄宇航气极,冲着送信的小厮吼道:"回去告诉你主子,做事之前,先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!"
  頔王爷到底是个异姓王,虽说早年被太后收作义子,近年来也早已式微。反观黄家,俨然已成朝中新贵。
  黄宇航第二日方睁开眼睛,便突然想起来丁程鑫。他那样一个人,听到小厮的回话,不知该作何反应。
  丁程鑫在没派人来。
  只是黄宇航却常常在梦里看到丁程鑫湿漉漉的眉眼,他冷着神色,眸子里分明是淡漠疏离。
  却是悄然落了泪。
  邵苏西同太子的婚事被定在了冬天,钦天监说那是个百年不遇的好日子。
  消息传到黄府时黄宇航只是笑了笑,他忽而忆起来幼时他初见邵苏西的时候,她坐在树枝上明明还挂着眼泪,却笑着喊他:"哥哥,你抱我下去好吗?"
  黄宇航轻轻阖了眼,他想他和邵苏西之间,已经没有任何转寰的余地了。
  这一年五月,云国公主云妆远道而来,来使在洗尘宴上坦然道了和亲的意思,云国和本国晏国国界交壤,且素来交好。皇帝当才同意,那公主云妆便跪了下来,言明自己早先便见到过太子,一见倾心。
  五月桃花落尽,石榴花开的正是红艳,攒成一簇热烈如火。帝王终是下了旨意,封云国公主云妆做了太子妃,而邵家的女儿邵苏西,成了侧妃。
  黄宇航终是没有邵苏西的一丁点消息。每日在府里写字作画,读书煎茶,晃晃悠悠,便是一个长夏,一个深秋。

评论

热度(1)